木子

魂兮未泯,不日来归。

教你如何剥一个橙 加长版

用词真讲究

汝南第:

噫。🌚


口吴井:




你的面前突然从天而降一本书,封面画着一个橙子和一只手。正当你以为这是一本和酸甜的橙子一样小清新的书时,你注意到了书的作者。它有一个很洋气的名字,The Lord of The Graveyard,书名是How to Peel An Orange。
你打开书,不同于书名和作者名,里面写的是中文,不过一样很奇怪:

“对待一个橙子,不能用刀,那样太没有美感。应该用手把橙皮完整地剥下,然后让橙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手心上,这样就可以任意揉搓。不过剥橙皮是个技术活,需要耐心和技巧,下面我就来向大家解说一下剥橙吃橙一条龙作业应该是什么样的。
“首先,要把橙皮剥下来。橙皮很硬,而且和橙肉紧紧地贴在一起,难以分开。此时要先把橙子用手搓,软化橙皮并且让橙皮和橙肉分离。接着先把手指插入橙子顶端抠出橙子蒂,然后顺着掰开的部分慢慢把橙皮剥下,此时要十分小心,如果太心急,就会被橙子嗞一脸橙油,不小心喷到眼睛里还会辣眼睛。不过也不用对橙油过于惧怕,毕竟这也是橙子的魅力,虽然辛辣,但是无比芳香。可如果能避免橙油溅眼睛还是尽量避免,毕竟一把眼泪地吃橙十分有损吃货的尊严和形象。当橙皮终于被完整地剥下时,就可以进入下一步了。
“现在开始把橙子掰成一瓣一瓣的,这时候动作要轻,此时的橙子没有硬邦邦的橙皮保护,已经无法喷出橙油,可是如果一味地太用力,它会一点一点流出橙汁,被挤压过的地方也会蔫掉。虽然橙子的大部分依然看起来完好,但其实在你不注意的地方,它已经没那么有活力了。因此,如果想吃一个完整脆嫩的橙,在小心地剥皮之后,还必须小心地把橙瓣掰开。
“当橙瓣像花瓣一样张开被摊在桌子上时,它已经毫无招架之力。此时可以十分粗暴地对待它。取一瓣橙子,把它整个塞进嘴里,调整好位置,让它最厚的部分位于上下后槽牙之间,然后狠狠地一口咬下,汁水在橙子发出被挤压的声音的同时迸溅充满口腔,这种反应的剧烈程度按照咬合的用力程度而定。在咀嚼的同时还可以用舌头拨一拨橙子肉,把刚才没有咬到的地方顶在舌头和上颚之间拨弄,这样可以把橙子汁一滴不剩地榨出来。
“当然,也可以用水磨工夫一点一点吃橙。再拿一瓣橙子,从顶端尖部开始,用牙轻轻地咬,必要的时候可以磨一磨。橙汁会一股一股流出来。越吃到中间,橙汁就越多,随着进程推进,每一口咬下都有更多的汁水淌下,橙肉也越来越饱满。不过吃到后面橙汁就会慢慢少下来,而它也快要被吃完了。”

你觉得花如此大的篇幅描写如何剥橙吃橙简直不像一个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你不耐烦地翻到后面一看,发现竟然还有在不同的场合如何用不同方式吃橙子,有厨房、卧室,咦怎么还有温泉?温泉里能吃橙子吗?橙子被水汽一蒸难道不会发软吗?你继续往后翻,看见书里还有“一天中吃橙子的最好时间”、“用不同的方式和工具吃橙子”、“有哪些食物可以作为点缀让橙子吃起来更美味”之类稀奇古怪的内容。你觉得吃一个橙子还要这么麻烦简直小题大做,这个作者简直是个神经病。橙子不就拿刀咔咔几下就切好了吗,用得着这么小心对待嘛?不过想想这个作者的名字,估计生活在奇怪的地方,可能只有橙子这种既能硬得砸人一个跟头又能软得很好吃的水果才能适应作者的生活环境,满足作者奇怪的需求,让他感觉到生命的美好,这情有可原。不过这种橙子似乎不太适合你,你觉得你果然无法理解精神病人的脑回路,因此合上了书,果断吃苹果去了。






评论

热度(114)